互联网世界观:思维的起点,商业的引爆点

互联网世界观
分享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
出版社: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5-03
版次: 1
ISBN: 9787111490197
定价: 69.00
装帧: 精装
开本: 16开
纸张: 纯质纸
页数: 232页
字数: 140千字
正文语种: 简体中文
分类: 管理
  •   现象层面的总结是经验,哲学和科学层面的提炼是世界观——其力量不可同日而语!  互联网思维成就了创业明星、成功的企业,  创造了全新的商业模式和管理方式,  然而互联网思维到底是什么?  在今天这个时代,什么是支撑繁杂表象背后的逻辑?  爱因斯坦说:“在提出问题的表层不能解决问题”,  我们必须回到体系的原点,  找到颠覆一切的公理。  从物理、哲学、管理、思维多个维度进行推演,  这个公理包含了伟大而神奇的隐喻,  它是撬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支点,  是对旧思维土崩瓦解、摧枯拉朽的引爆力,  是从工业时代逃逸出去的重生通道。   李善友教授,毕业于南开大学数学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先后在摩托罗拉、美国铝业集团、博士伦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2001任搜狐网高级副总裁、总编辑。2006年创建视频网站酷6网,并于2010年成为全球一个在纳斯达克独立挂牌的视频网站。  李善有教授于2011年加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投入创业教育工作,并创办了中欧创业与投资中心,开创了中欧系列创业课程“中欧新生代创业领袖成长营”,旨在发现并助推中国具潜力的创业人才,打造中国具影响力的创业课程。 前言 星星的故事引言 新科学与互联网世界观第一部分 升级世界观之一:从原子论到比特论01“波粒二象性”基本粒子可呈现出两种状态——粒子和波,所以粒子和波是一回事。移动互联时代,我们既是现实世界(原子世界)的物理人,又是虚拟网络世界(比特世界)的信息。所以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是一回事。02新世界观是巨大的商机在商业上,我们既可以从现实世界着手,也可以从虚拟世界着手。用新世界观打通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就能发现更大的商机, 如:O2O、软硬结合、智能一切、虚拟现实。第二部分 升级世界观之二:从物质论到关系论03“量子纠缠”在牛顿世界,最重要的是物质,在量子世界, 最重要的是关系。量子纠缠实验证明,粒子之间能够产生超越空间和时间的关系。所以事物和关系是一回事。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智能手机使人与人之间能够产生超越空间和时间的连接。04新世界观对商业模式的启示在商业上,我们既可以着眼于事物,也可以着眼于关系。去中介化、跨时空连接是移动互联时代的趋势。产品型社群是互联网时代的新的商业模式,企业要从经营实物到经营用户,实物是手段,用户才是资产。第三部分 升级世界观之三:从决定论到概率论05“不确定性原理”在量子力学里,科学家在测量粒子时发现,对粒子的位置测得越准确,对粒子的速度的测量就越不准确,测量这动作不可避免地搅扰了被测量粒子的运动状态。因此,量子世界观与牛顿世界观的一个核心差别就是,未来是不确定的。未来不可知,是不确定时代唯一确定的思维方式。06新世界观对创业方法的启示不确定性原理告诉我们,物质世界和主观意识不可分离。未来是不确定的,在创业时、产品研发上,采用设定一个小目标,快速行动,在行动中去反思,在反思中获取认知,用新的认知去指导下一步的行动。精益创业告诉我们:把眼前的事情做到极致,下一步自然就会呈现。第四部分 升级世界观之四:从机械论到自组织07大公司为什么必然会死亡牛顿说“宇宙就是机器”,在这个封闭系统中, 宇宙的熵和混乱度将逐渐增大,终将达到最大值。宇宙将会走向热寂,所有的生命都将走向消亡。我们大多数传统企业的组织架构是基于牛顿世界观而设置的,公司就是机器,人就是零件,公司是一个封闭的、有边界的系统,所以组织里边的熵也会不断增加。因此,封闭的组织一定有自己的生命和界限。08 自组织四大法则生命是耗散结构,是远离平衡态的开放系统, 通过跟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可以经过自组织形成新的、稳定的、有序结构。任何一个组织都必须具备自组织的一个要素,否则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和发展的动力。企业从机械论到自组织的转变有四个法则:第一,从计划到进化。第二,从封闭到开放。第三,从平衡到非平衡。第四,从控制到失控。附录附录一揭秘90 后杀马特眼中的非主流教授——李善友附录二思维的起点,商业的引爆点
  • 内容简介:
      现象层面的总结是经验,哲学和科学层面的提炼是世界观——其力量不可同日而语!  互联网思维成就了创业明星、成功的企业,  创造了全新的商业模式和管理方式,  然而互联网思维到底是什么?  在今天这个时代,什么是支撑繁杂表象背后的逻辑?  爱因斯坦说:“在提出问题的表层不能解决问题”,  我们必须回到体系的原点,  找到颠覆一切的公理。  从物理、哲学、管理、思维多个维度进行推演,  这个公理包含了伟大而神奇的隐喻,  它是撬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支点,  是对旧思维土崩瓦解、摧枯拉朽的引爆力,  是从工业时代逃逸出去的重生通道。
  • 作者简介:
      李善友教授,毕业于南开大学数学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先后在摩托罗拉、美国铝业集团、博士伦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2001任搜狐网高级副总裁、总编辑。2006年创建视频网站酷6网,并于2010年成为全球一个在纳斯达克独立挂牌的视频网站。  李善有教授于2011年加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投入创业教育工作,并创办了中欧创业与投资中心,开创了中欧系列创业课程“中欧新生代创业领袖成长营”,旨在发现并助推中国具潜力的创业人才,打造中国具影响力的创业课程。
  • 目录:
    前言 星星的故事引言 新科学与互联网世界观第一部分 升级世界观之一:从原子论到比特论01“波粒二象性”基本粒子可呈现出两种状态——粒子和波,所以粒子和波是一回事。移动互联时代,我们既是现实世界(原子世界)的物理人,又是虚拟网络世界(比特世界)的信息。所以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是一回事。02新世界观是巨大的商机在商业上,我们既可以从现实世界着手,也可以从虚拟世界着手。用新世界观打通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就能发现更大的商机, 如:O2O、软硬结合、智能一切、虚拟现实。第二部分 升级世界观之二:从物质论到关系论03“量子纠缠”在牛顿世界,最重要的是物质,在量子世界, 最重要的是关系。量子纠缠实验证明,粒子之间能够产生超越空间和时间的关系。所以事物和关系是一回事。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智能手机使人与人之间能够产生超越空间和时间的连接。04新世界观对商业模式的启示在商业上,我们既可以着眼于事物,也可以着眼于关系。去中介化、跨时空连接是移动互联时代的趋势。产品型社群是互联网时代的新的商业模式,企业要从经营实物到经营用户,实物是手段,用户才是资产。第三部分 升级世界观之三:从决定论到概率论05“不确定性原理”在量子力学里,科学家在测量粒子时发现,对粒子的位置测得越准确,对粒子的速度的测量就越不准确,测量这动作不可避免地搅扰了被测量粒子的运动状态。因此,量子世界观与牛顿世界观的一个核心差别就是,未来是不确定的。未来不可知,是不确定时代唯一确定的思维方式。06新世界观对创业方法的启示不确定性原理告诉我们,物质世界和主观意识不可分离。未来是不确定的,在创业时、产品研发上,采用设定一个小目标,快速行动,在行动中去反思,在反思中获取认知,用新的认知去指导下一步的行动。精益创业告诉我们:把眼前的事情做到极致,下一步自然就会呈现。第四部分 升级世界观之四:从机械论到自组织07大公司为什么必然会死亡牛顿说“宇宙就是机器”,在这个封闭系统中, 宇宙的熵和混乱度将逐渐增大,终将达到最大值。宇宙将会走向热寂,所有的生命都将走向消亡。我们大多数传统企业的组织架构是基于牛顿世界观而设置的,公司就是机器,人就是零件,公司是一个封闭的、有边界的系统,所以组织里边的熵也会不断增加。因此,封闭的组织一定有自己的生命和界限。08 自组织四大法则生命是耗散结构,是远离平衡态的开放系统, 通过跟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可以经过自组织形成新的、稳定的、有序结构。任何一个组织都必须具备自组织的一个要素,否则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和发展的动力。企业从机械论到自组织的转变有四个法则:第一,从计划到进化。第二,从封闭到开放。第三,从平衡到非平衡。第四,从控制到失控。附录附录一揭秘90 后杀马特眼中的非主流教授——李善友附录二思维的起点,商业的引爆点
查看详情
12
好书推荐 / 更多
互联网世界观
大合流:信息技术和新全球化
理查德·鲍德温 著;李志远 刘晓捷 罗长远 译
互联网世界观
日本经济奇迹的终结(日本经济类经典著作,复盘日本经济发展路径,思索中国经济发展走向)
[日]都留重人 著;李雯雯 译;于杰 校译
互联网世界观
李鸿章·袁世凯
[日]冈本隆司 著
互联网世界观
龙猫的家(宫崎骏首度讲述创作的原点、灵感的源头!吉卜力审定认证全书印刷装帧!)
[日]宫崎骏 著;新经典 出品
互联网世界观
萨缪尔森自述
[美]保罗·A.萨缪尔森 著;吕吉尔 译;赖建诚 校
互联网世界观
陆上行舟——一个中国记者的拉美毒品调查(央视记者刘骁骞用一段段生死旅途汇成深度调查实战手册。)
刘骁骞
互联网世界观
大地上的居所
[智利]巴勃罗·聂鲁达 著;新经典 出品
互联网世界观
果麦经典:王尔德奇异故事集
鲁冬旭 译者;果麦文化 出品;[英]奥斯卡·王尔德
互联网世界观
在别处
袁凌
互联网世界观
阅读过去:考古学阐释的当代取向
[英]伊恩·霍德、[美]斯科特·赫特森 著;徐坚 译
互联网世界观
她世界 一部独特的女性心灵成长图鉴
[法]伊丽莎白·卡多赫 (法)安娜·德·蒙塔尔洛
互联网世界观
险路漫漫:早期美洲征服史
[美]托尼·霍维茨 著;巢骏至、丁宇岚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