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乡话书

云乡话书
分享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
2004-11
版次: 1
ISBN: 9787543454552
定价: 25.20
装帧: 平装
开本: 其他
纸张: 胶版纸
页数: 482页
字数: 368千字
分类: 文学
  • 风俗是既有传统,又富有变化的;历史是时间的延续,不断前进的;文化是既有继承,又有发展的……
      
      
      因为写了几本有关北京和《红楼梦》的风俗旧事的书,又参加拍了一部《红楼梦》电视剧,挂了一个“民俗指导”的衔,便被朋友们一会儿叫作“红学家,一会儿叫作“民俗学家”,真是感到惭愧得很,只不过比年轻朋友多活了几年,杂七杂八地看了几本无用的书,照《儒林外史》马二先生所说,都是些无用的“举业”,既不能做官,也个能发财,哪里配称什么“家”呢?只是爱好此道,喜欢结合书中所写,神游今古;结合生活经历,留心俗事赏鉴生活而已,岂敢望成家哉!
      
      
      现在民俗学是很摩登的,因为外国人也讲求此道,大范畴来讲: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小范畴来讲:宗教学、民俗学……具体到实际上,饮食、衣着、建筑、礼仪、婚丧、娱乐等等生活习惯,因国家、民族、地区而异。中国过去说:百里不同风。各地区差别都很大,至于个同民族、不同国家,那就各有传统,差异更大了。地区差异而外,又随着时代的发展,地区之间,民族、国家之间,互相交流,不断变化着。距离越远,时代越长,差异越大,隔阂也越多,而人类又富于好奇心、求知欲,文化越发达,知识越广泛,来往越频繁,就越想多知道一些不同的奇风异俗,或以好古之心,想了解其历史;或以好奇之心,想探索其源流;或以爱美之心,鉴赏其表面;或以好善之心,雅爱其淳真……总之,人们对于这样一些知识学问感兴趣,去注意它,去研究它,出发点总是好的,对人们的文化生活,总是起到丰富作用的,对精神文明的建设说来也是有益的。
      
      
      民俗学来源于民俗,民俗来源于生活,这样说大概不会错。民俗按我国古语习惯,也可以说成是民间风俗,在历史传统上,虽然不大说民俗,而风俗却是说了有两千多年的老话。什么叫“风俗”,《汉书》中解释说:“凡民之五常之性,而其刚柔缓急音律不同,系水土之风气,故谓之风。好恶取舍,动静亡常,随君上之情欲,故谓之俗。”大抵人类的生活,总不外受两方面的影响,一是自然的、二是人为的。前者如地理环境、气候条件、经济物产等等,后者如政治、宗教、教育、文化、战争等等。再加历史的因素,前者形成其传统特征,后者又促使其不断变化。这样“风俗”两字,概括的面更全更广,似较民俗的内涵更有概括性,因此如把进口的“民俗学”,转称为内销的“风俗学”,不是也很好吗?
      
      
       广阔的世界、悠久的历史,要把地球上自有人类以来的各种民俗或风俗了解个大概,这真是比一部“不知从何说起”的《二十四史》,还要“不知从何说起”,真所谓“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难免要望洋兴叹了。宏观既难,微观实也不易,有时候“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有时某地风俗中的一桩事,尽管好多人在做,却只知其当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手头有一本六十二年前顾颉刚先生编的《妙峰山》,这是当时北京延续了几百年的最盛大的庙会,年年四月庙会开时,有组织的朝山赶庙的善会以百数个计算,有组织的香客和自行前往的有多少万人。顾颉刚先生和北京大学研究所的同仁特地组织调查团,去妙峰山做了一次实地调查,参加的人都写了调查记或日记,详细记录了看到的一切。但调查虽然详尽,却也只是表面的纷繁的现象,只是留下了历史的实录,供后人去想像其盛况。本质的东西也很难了解透彻,如提到宏观理论上来看,那也就更难了。顾颉刚先生归纳了两点:一是虔诚的迷信活动,“有了国家的雏形”;二是风景特别好,“能给进香者满足的美感”。前者是宗教、政治因素,后者是自然环境影响;前者是迷信的心理在支配,后者是愉快的感受在驱使。而在千千万万的进香者中,也并不完全是一致的心态,有的偏重于前者,有的偏重于后者,而其程度也各不一样,但不辞辛劳,朝山赶会的行动却是一致的,这就形成延续了几百年的妙峰山庙会盛况,作为民俗,它是一种历史的存在;作为风俗调查者,民俗研究者,就要微观它的表现,调查研究它的历史,想像分析它的成因,宏观它的社会影响,文化意义。或赞扬之、提倡之,或诱导之、改变之……我想这既是有趣的,又是有意义的,与然也是很难的,要踏踏实实读书、调查、研究、想像……总之,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风俗中每一桩小事,都有它广泛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群众基础,又有它岁月悠久的历史习惯,还有地理、物产、气候等等因素的良久影响,再有各种宗教、政治原因,在某些个时期,最后这种原因起了很大的作用。(就我国历史讲,其特征政治总是主要的,宗教只是部分的,一直没有形成过全国的影响。)这些都能使好此者在某些小事上引起许多有趣的想像,比如近年发现的秦俑,“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是“俑”这一风俗的最大的表现,是极端迷信和专制政治的巨大表现,现代参观者有的人赞赏其伟大,这是人的某种本能迷信权势的表现;有的赞赏其精美,这是人的本能中爱美的感情的流露……这些感觉都是自觉不自觉产生表露出来的。如果以政治历史的知识看,就会联想到赢政的暴政和专制,单为他个人修个坟墓,尽管埋的是泥人,不是活人,也不知动用多少劳役,掠夺多少当时活人的财富,才修了这样的坟,试想当时被劳役的、被掠夺财富的人的家庭,有多少怨恨、悲剧、诅咒……有多少人因此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今日参观,某些人可能唾骂之,又哪里值得赞叹呢?假如再从工艺上想像,则另有趣味,我先想那么许多大泥人,如果全是高手艺人去塑,那得要多少高手艺人,多少时间塑成呢?想像中几乎是不可能的。后来想大概是模子脱的,先做成几十个模子,然后用胶泥去脱,这就可制造几百几千,方便多了。因此我联想到我小时候玩过的泥人模子,这小小的玩具,似乎和两千年前的秦涌,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在风俗演变,源远流长中,这样一个小事物,细想起来,也多么有趣呢?
      
      
       中国、日本、朝鲜、越南等国人吃饭用筷子,欧美等国人用刀、叉、勺,亚洲、非洲有些国家人吃饭用手抓。我有时主观设想这一有趣的问题,为什么这样呢?大概是最早开始在篝火中取熟食时,中国等地先民多吃芋栗之类干果,用两个木棍一夹就可取出,随便敲敲壳就可食用;欧洲先民多在火中取食渔、猎动物,要用尖锐有叉的硬的枝权叉出,用锋利的石片切割;而南业及非洲等处热带先民,熟食较晚,多以手采野果充饥,这样年代久远,世界上就形成用刀义、用筷子。用手抓三种不同的吃饭的形式。生活所关,风俗所系,如何形成,年代久远,尤法考证了,想像其原因也很难了。现代科学,促使人类交往日渐频繁,相隔万里朝夕可至,因而风俗的差异、互相的隔阂,也不断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隔阂也日见其缩小。即以用筷子而论,七十多年前,闻一多先生在美国留学时,他的房东老太太反复问他中国吃饭总是拿两根木棍吗?有一次吃通心面,又问他,难道吃面也用两根木棍吗?到此闻一多先生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一直以为用筷子也像用刀叉一样,是一只手拿一根。这就是风俗,也可以说是民俗的隔阂,时至今日,欧美到处都有中国菜馆,用筷子吃饭对在欧美大都市中的人说来,似乎已不稀奇了。
      
      
      民俗中不少活动,有迷信的成分,这和宗教的信仰是很难严格划分开的。如妙峰山庙会,便是这样。但对当时京、津二地手工业者及四乡农民,却是一种很健康的、有益身心的活动,不但使个人通过朝山的活动,身心双畅,而且培养了一种自觉热心公益事业的奉献精神,比强迫其做这做那,或空口说教,宣传其做这做那有效得多。因而重视、讲求、研究民俗,其意义更在于引导民众发展丰富、健康的文化生活。
      
      
      民俗中落后的、愚昧的、甚至于很坏的、犯罪的成分都有,外国有,中国传统的也不少,要防止其沉渣泛起,就要从文化、教育入手,提倡、宣扬其好的方面,抑止,甚至防范、禁止其坏的东西。在提倡民俗学的同时,我想也必须注意到这点。 邓云乡,学名邓云骧(1924.8.28—1999.2.9),山西人,著名的民俗学家。曾为电视剧《红楼梦》的民俗顾问。他青少年时期,先后在北京西城中学、师范大学和私立中国大学求学。194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56年定居上海,任华东电力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邓云乡教授自幼 二十四史

      二十四史痴想

      关于《蜀碧》

      《清史稿》琐谈

      二百年前古书

      “小山”辨

      易安居士“送别词”蠡测

      禁书与太平歌词

      “青词”与“太平歌词”

      雍正的大批判

     《红楼梦》与中国传统文化

      “红”趣胜谈禅

      “红楼”茶事两则

      《红楼梦》·《阴骘文》·惠红豆

      《红楼梦》与《窕言》

      《红楼梦》·上海话·“促狭”

      乾隆与“傻大姐”

      吴梅村·《红楼梦》·锦靴

      湖畔谈“红”(三则)

      两本“红楼”小书

      “石头渡海”和胡适

      “石头”的祝愿

      画意·诗情·文理

      汪辉祖及其著述

      遗老与《雪桥诗话》

      潘氏春闱诗纪

      一首连着今人命运的绝唱

       ——读邓廷桢《月华清》词

      《清秘述闻三种》读后

      《王国维全集·书信册》与《颐和园词》

      读《藏园群书经眼录》

      谈《瓜蒂庵丛刊》两则

      谢国桢先生与《晚明史籍考》

      读《王文韶日记》

      《忘山庐日记》与北京

      李越缦与《苏园花事词》

      枝巢老人及其著述

      《胡适的日记》录趣

      胡、顾《水经注》书札

      顾颉刚与崔东壁

      鲁迅抄碑、抄书及《游仙窟》跋

      叶老论《说园》

      信里“红楼”

       ——怀念平伯夫子

      《俞平伯书信集》

      俞家老书

      家书抵万金

      读《俞平伯家书》

      俞平伯师与故乡

      再读俞师日记

      《冬夜》与《古槐》

      徐志摩《府中日记》及罹难实录

      沈从文师的学术文章

      张伯驹氏原刊《丛碧词》书后

      容庚先生的《丛帖目》

      石印《御制圆明园图咏》

      一本破书,三种乐趣

       ——商务珂罗版《曼殊留影》残卷书后

      杨小楼·周志辅·《昇平署档》

       ——京剧史籍之一

      梅兰芳·齐如山·“剧学丛书”

       ——京剧史籍之二

      金梁的书

      笔记而且大观

      才女写书

      晚明小品

      白话大师的文言文

      新诗人写旧体诗

      北京风俗画与日本

      北京乎

      读《刘伯温与哪吒城——北京建城的传说》

      书忆

      著书难为稻梁谋

      “书缘清话”八则

      书话四则

      稿费沧桑

      送书的烦恼

      为书打官司

      书边杂写

      “世缘”和“书缘”

      万里《寄情吟》

      谁知散木有乡根

      董桥与《董桥文录》

      《留欧印象》与医生写书
  • 内容简介:
    风俗是既有传统,又富有变化的;历史是时间的延续,不断前进的;文化是既有继承,又有发展的……
      
      
      因为写了几本有关北京和《红楼梦》的风俗旧事的书,又参加拍了一部《红楼梦》电视剧,挂了一个“民俗指导”的衔,便被朋友们一会儿叫作“红学家,一会儿叫作“民俗学家”,真是感到惭愧得很,只不过比年轻朋友多活了几年,杂七杂八地看了几本无用的书,照《儒林外史》马二先生所说,都是些无用的“举业”,既不能做官,也个能发财,哪里配称什么“家”呢?只是爱好此道,喜欢结合书中所写,神游今古;结合生活经历,留心俗事赏鉴生活而已,岂敢望成家哉!
      
      
      现在民俗学是很摩登的,因为外国人也讲求此道,大范畴来讲: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小范畴来讲:宗教学、民俗学……具体到实际上,饮食、衣着、建筑、礼仪、婚丧、娱乐等等生活习惯,因国家、民族、地区而异。中国过去说:百里不同风。各地区差别都很大,至于个同民族、不同国家,那就各有传统,差异更大了。地区差异而外,又随着时代的发展,地区之间,民族、国家之间,互相交流,不断变化着。距离越远,时代越长,差异越大,隔阂也越多,而人类又富于好奇心、求知欲,文化越发达,知识越广泛,来往越频繁,就越想多知道一些不同的奇风异俗,或以好古之心,想了解其历史;或以好奇之心,想探索其源流;或以爱美之心,鉴赏其表面;或以好善之心,雅爱其淳真……总之,人们对于这样一些知识学问感兴趣,去注意它,去研究它,出发点总是好的,对人们的文化生活,总是起到丰富作用的,对精神文明的建设说来也是有益的。
      
      
      民俗学来源于民俗,民俗来源于生活,这样说大概不会错。民俗按我国古语习惯,也可以说成是民间风俗,在历史传统上,虽然不大说民俗,而风俗却是说了有两千多年的老话。什么叫“风俗”,《汉书》中解释说:“凡民之五常之性,而其刚柔缓急音律不同,系水土之风气,故谓之风。好恶取舍,动静亡常,随君上之情欲,故谓之俗。”大抵人类的生活,总不外受两方面的影响,一是自然的、二是人为的。前者如地理环境、气候条件、经济物产等等,后者如政治、宗教、教育、文化、战争等等。再加历史的因素,前者形成其传统特征,后者又促使其不断变化。这样“风俗”两字,概括的面更全更广,似较民俗的内涵更有概括性,因此如把进口的“民俗学”,转称为内销的“风俗学”,不是也很好吗?
      
      
       广阔的世界、悠久的历史,要把地球上自有人类以来的各种民俗或风俗了解个大概,这真是比一部“不知从何说起”的《二十四史》,还要“不知从何说起”,真所谓“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难免要望洋兴叹了。宏观既难,微观实也不易,有时候“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有时某地风俗中的一桩事,尽管好多人在做,却只知其当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手头有一本六十二年前顾颉刚先生编的《妙峰山》,这是当时北京延续了几百年的最盛大的庙会,年年四月庙会开时,有组织的朝山赶庙的善会以百数个计算,有组织的香客和自行前往的有多少万人。顾颉刚先生和北京大学研究所的同仁特地组织调查团,去妙峰山做了一次实地调查,参加的人都写了调查记或日记,详细记录了看到的一切。但调查虽然详尽,却也只是表面的纷繁的现象,只是留下了历史的实录,供后人去想像其盛况。本质的东西也很难了解透彻,如提到宏观理论上来看,那也就更难了。顾颉刚先生归纳了两点:一是虔诚的迷信活动,“有了国家的雏形”;二是风景特别好,“能给进香者满足的美感”。前者是宗教、政治因素,后者是自然环境影响;前者是迷信的心理在支配,后者是愉快的感受在驱使。而在千千万万的进香者中,也并不完全是一致的心态,有的偏重于前者,有的偏重于后者,而其程度也各不一样,但不辞辛劳,朝山赶会的行动却是一致的,这就形成延续了几百年的妙峰山庙会盛况,作为民俗,它是一种历史的存在;作为风俗调查者,民俗研究者,就要微观它的表现,调查研究它的历史,想像分析它的成因,宏观它的社会影响,文化意义。或赞扬之、提倡之,或诱导之、改变之……我想这既是有趣的,又是有意义的,与然也是很难的,要踏踏实实读书、调查、研究、想像……总之,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风俗中每一桩小事,都有它广泛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群众基础,又有它岁月悠久的历史习惯,还有地理、物产、气候等等因素的良久影响,再有各种宗教、政治原因,在某些个时期,最后这种原因起了很大的作用。(就我国历史讲,其特征政治总是主要的,宗教只是部分的,一直没有形成过全国的影响。)这些都能使好此者在某些小事上引起许多有趣的想像,比如近年发现的秦俑,“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是“俑”这一风俗的最大的表现,是极端迷信和专制政治的巨大表现,现代参观者有的人赞赏其伟大,这是人的某种本能迷信权势的表现;有的赞赏其精美,这是人的本能中爱美的感情的流露……这些感觉都是自觉不自觉产生表露出来的。如果以政治历史的知识看,就会联想到赢政的暴政和专制,单为他个人修个坟墓,尽管埋的是泥人,不是活人,也不知动用多少劳役,掠夺多少当时活人的财富,才修了这样的坟,试想当时被劳役的、被掠夺财富的人的家庭,有多少怨恨、悲剧、诅咒……有多少人因此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今日参观,某些人可能唾骂之,又哪里值得赞叹呢?假如再从工艺上想像,则另有趣味,我先想那么许多大泥人,如果全是高手艺人去塑,那得要多少高手艺人,多少时间塑成呢?想像中几乎是不可能的。后来想大概是模子脱的,先做成几十个模子,然后用胶泥去脱,这就可制造几百几千,方便多了。因此我联想到我小时候玩过的泥人模子,这小小的玩具,似乎和两千年前的秦涌,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在风俗演变,源远流长中,这样一个小事物,细想起来,也多么有趣呢?
      
      
       中国、日本、朝鲜、越南等国人吃饭用筷子,欧美等国人用刀、叉、勺,亚洲、非洲有些国家人吃饭用手抓。我有时主观设想这一有趣的问题,为什么这样呢?大概是最早开始在篝火中取熟食时,中国等地先民多吃芋栗之类干果,用两个木棍一夹就可取出,随便敲敲壳就可食用;欧洲先民多在火中取食渔、猎动物,要用尖锐有叉的硬的枝权叉出,用锋利的石片切割;而南业及非洲等处热带先民,熟食较晚,多以手采野果充饥,这样年代久远,世界上就形成用刀义、用筷子。用手抓三种不同的吃饭的形式。生活所关,风俗所系,如何形成,年代久远,尤法考证了,想像其原因也很难了。现代科学,促使人类交往日渐频繁,相隔万里朝夕可至,因而风俗的差异、互相的隔阂,也不断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隔阂也日见其缩小。即以用筷子而论,七十多年前,闻一多先生在美国留学时,他的房东老太太反复问他中国吃饭总是拿两根木棍吗?有一次吃通心面,又问他,难道吃面也用两根木棍吗?到此闻一多先生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一直以为用筷子也像用刀叉一样,是一只手拿一根。这就是风俗,也可以说是民俗的隔阂,时至今日,欧美到处都有中国菜馆,用筷子吃饭对在欧美大都市中的人说来,似乎已不稀奇了。
      
      
      民俗中不少活动,有迷信的成分,这和宗教的信仰是很难严格划分开的。如妙峰山庙会,便是这样。但对当时京、津二地手工业者及四乡农民,却是一种很健康的、有益身心的活动,不但使个人通过朝山的活动,身心双畅,而且培养了一种自觉热心公益事业的奉献精神,比强迫其做这做那,或空口说教,宣传其做这做那有效得多。因而重视、讲求、研究民俗,其意义更在于引导民众发展丰富、健康的文化生活。
      
      
      民俗中落后的、愚昧的、甚至于很坏的、犯罪的成分都有,外国有,中国传统的也不少,要防止其沉渣泛起,就要从文化、教育入手,提倡、宣扬其好的方面,抑止,甚至防范、禁止其坏的东西。在提倡民俗学的同时,我想也必须注意到这点。
  • 作者简介:
    邓云乡,学名邓云骧(1924.8.28—1999.2.9),山西人,著名的民俗学家。曾为电视剧《红楼梦》的民俗顾问。他青少年时期,先后在北京西城中学、师范大学和私立中国大学求学。194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56年定居上海,任华东电力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邓云乡教授自幼
  • 目录:
    二十四史

      二十四史痴想

      关于《蜀碧》

      《清史稿》琐谈

      二百年前古书

      “小山”辨

      易安居士“送别词”蠡测

      禁书与太平歌词

      “青词”与“太平歌词”

      雍正的大批判

     《红楼梦》与中国传统文化

      “红”趣胜谈禅

      “红楼”茶事两则

      《红楼梦》·《阴骘文》·惠红豆

      《红楼梦》与《窕言》

      《红楼梦》·上海话·“促狭”

      乾隆与“傻大姐”

      吴梅村·《红楼梦》·锦靴

      湖畔谈“红”(三则)

      两本“红楼”小书

      “石头渡海”和胡适

      “石头”的祝愿

      画意·诗情·文理

      汪辉祖及其著述

      遗老与《雪桥诗话》

      潘氏春闱诗纪

      一首连着今人命运的绝唱

       ——读邓廷桢《月华清》词

      《清秘述闻三种》读后

      《王国维全集·书信册》与《颐和园词》

      读《藏园群书经眼录》

      谈《瓜蒂庵丛刊》两则

      谢国桢先生与《晚明史籍考》

      读《王文韶日记》

      《忘山庐日记》与北京

      李越缦与《苏园花事词》

      枝巢老人及其著述

      《胡适的日记》录趣

      胡、顾《水经注》书札

      顾颉刚与崔东壁

      鲁迅抄碑、抄书及《游仙窟》跋

      叶老论《说园》

      信里“红楼”

       ——怀念平伯夫子

      《俞平伯书信集》

      俞家老书

      家书抵万金

      读《俞平伯家书》

      俞平伯师与故乡

      再读俞师日记

      《冬夜》与《古槐》

      徐志摩《府中日记》及罹难实录

      沈从文师的学术文章

      张伯驹氏原刊《丛碧词》书后

      容庚先生的《丛帖目》

      石印《御制圆明园图咏》

      一本破书,三种乐趣

       ——商务珂罗版《曼殊留影》残卷书后

      杨小楼·周志辅·《昇平署档》

       ——京剧史籍之一

      梅兰芳·齐如山·“剧学丛书”

       ——京剧史籍之二

      金梁的书

      笔记而且大观

      才女写书

      晚明小品

      白话大师的文言文

      新诗人写旧体诗

      北京风俗画与日本

      北京乎

      读《刘伯温与哪吒城——北京建城的传说》

      书忆

      著书难为稻梁谋

      “书缘清话”八则

      书话四则

      稿费沧桑

      送书的烦恼

      为书打官司

      书边杂写

      “世缘”和“书缘”

      万里《寄情吟》

      谁知散木有乡根

      董桥与《董桥文录》

      《留欧印象》与医生写书
查看详情
其他版本 / 全部 (1)
相关图书 / 更多
云乡话书
云乡漫录
邓云乡
云乡话书
云乡丛稿:邓云乡集
邓云乡 著
云乡话书
云乡丛稿
邓云乡 著
云乡话书
云乡话食
邓云乡
云乡话书
云乡漫录:邓云乡集
邓云乡 著
云乡话书
云乡琐记:邓云乡集
邓云乡
云乡话书
云乡话书:邓云乡集
邓云乡 著
云乡话书
云乡琐记:邓云乡集
邓云乡 著
云乡话书
云乡话食:邓云乡集
邓云乡 著
您可能感兴趣 / 更多
云乡话书
云乡漫录
邓云乡
云乡话书
燕京乡土记(上、下册)
邓云乡
云乡话书
宣南秉烛谭
邓云乡
云乡话书
云乡话食
邓云乡
云乡话书
云乡琐记:邓云乡集
邓云乡
云乡话书
红楼识小录
邓云乡
云乡话书
红楼梦忆
邓云乡
云乡话书
水巷桂香
邓云乡
云乡话书
皇城根寻梦
邓云乡
云乡话书
黄叶谭风
邓云乡
云乡话书
书情旧梦:邓云乡随笔
邓云乡
云乡话书
水流云在杂稿
邓云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