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北野武

小北野武
分享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 [日]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6-11
版次: 1
ISBN: 9787020118151
定价: 28.00
装帧: 平装
开本: 32开
纸张: 胶版纸
页数: 136页
字数: 105千字
分类: 文学
  • 老哥和我的学习
      老妈真厉害!我是说在督促哥哥他们学习这方面,没人比老妈的手段更厉害了。
      我家只有一间屋子,天花板上吊着一只孤零零的灯泡。老哥总是在昏暗的灯光下用功读书,蜷缩的身子活像一只古怪的橘子箱。
      老哥勤奋读书的样子让老妈高兴得不得了。然而,醉醺醺的老爹一回来,情况就不妙了。
      “混蛋!开着灯我怎么睡得着!再看那些没用的我抽死你!”
       老爹朝老哥大吼!他看到老哥读书总是气不打一处来。
      然而,老妈自有对策。从前,自行车前面不是装着一个正方形的车灯嘛。这东西就像一个装两节干电池的大号手电。老妈把这个拆下来,再做两三个盐味饭团,带着老哥来到街边一个偏僻人少的地方。
      一开始,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跟踪了一次之后我才明白。老哥蹲在路灯下读书,老妈在他身后,拿手电为他照亮书页,老哥还时不时咬几口饭团。这情景惊得我目瞪口呆。老妈居然一直用手电给老哥照明。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老妈和老哥都很了不起。
      那时,不知为什么,我心中也萌生了必须发奋读书的念头。第二天,我就带回一本莫名其妙的漫画,学着老哥的样子如饥似渴地读起来。
      “混蛋!”结果招来老妈一通臭骂。
      话说,小学六年级时,我第一次不是因为远足而搭乘电车。那天,老妈说要出门,让我跟着一起去。我不知此行的目的地,上了电车,发现车是朝神田方向开的。光是坐车就让我兴奋不已。后来,车到站了,我们要去的地方居然是一家出版社。那时,受验研究社的“自由自在”系列非常流行,就是那套有个马型图标的参考书。老妈带着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一次买全。
      一共五个科目,老妈全部买下来。本来我还以为老妈带我出来玩,没想到并不是。不过,买书我也很高兴,因为那些书是给我买的。但是,回家一看,这堆书全是习题集嘛。
      “好了,给我好好学习吧!”老妈宣布。
      我悲催的学习生活从此拉开帷幕。起初还有几分新鲜劲儿,我乖乖地读书。老妈就在一旁笑眯眯地守望。到了第三天,我就烦了,把书扔在一边。老妈怒火冲天,对我连打带踹,好不凄惨。
      老妈的拳头雨点般落在我身上,还把我踹进壁橱里爆打。那一刻,老妈仿佛厉鬼附身的母夜叉,吓死人了。
      老妈就是这样的母亲,的确很了不起。而老爹就是酒鬼老爹。我们家是一个奇异扭曲的世界。对了,还有奶奶,她和弟子唱义太夫调,成天哼哼唧唧,就在这个六尺的小房间里。我,真是受够了!
      体检和女性颜色
      体检时,有很多不能脱裤子的人。因为很多人穿着我姐姐那种皱巴巴的灯笼内裤,或者老妈那种用秋裤改造的内裤。当时基本没有三角内裤,所以大家穿的都是类似部队士兵穿的那种白色肥大的款式。
      体检的时候,大家都只穿一条内裤,拿一张纸并排站立。然而,其中一定有一个人连上衣都不脱。那个人就是我老哥。他长裤的腰部一直提到胸口,下面只能扎根破草绳当腰带。一脱上衣就露出破裤子,所以,他没法脱啊。
      于是,就有人好奇,“你怎么不脱?”
       老哥固执地低着头,粗声反驳:“我愿意!”其实,他是没法脱呀。实在是没法脱,太丢人了。没办法,他也只好坚持不脱。惨吧?里面更惨,有时甚至根本没有内裤可穿,有时只能穿姐姐的凑合一下,简直不可想象。
      然而,残忍的老师严厉指责老哥:“你怎么不脱校服?”“你小子干什么呢!”老哥无奈,只得听话照做。脱掉外裤,立刻光屁股相见,现场气氛顿时十分尴尬。
      另一个丢脸的时刻是学校发放午餐时。每个人的午餐袋里都装有一个喝牛奶用的奇怪铝杯,就是黄不拉叽,用耐酸铝制成的杯子。另外,还有一个类似盘子的容器。
      我上小学时,老哥已经上大学了,他从实验室里拿了一个酚醛树脂制成的大红色杯子给我用。当时还没有塑料,只有酚醛树脂。那个红杯子极其引人注目,太丢脸了。那时,男生用女孩子用的东西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
      所以,分发午餐时,我总是不好意思把杯子拿出来摆到桌上。
      老师也和我们一起吃饭,看到我没有杯子,必定会问:“北野君,你的杯子呢?没带来吗?”老师一问,周围同学就哄堂大笑,七嘴八舌地起哄:“你不是带了嘛!拿出来呀!”
       大家都知道我有个红杯子。我暗恋的女生也知道,她也嘲笑我。没办法,我只好拿出杯子,果然又招来大伙儿的冷嘲热讽:“北野你怎么像个姑娘似的!”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老师出来打圆场:“你们别胡说!”接着,还表扬我几句:“北野君是听话的孩子,父母让带什么就带什么。你们怎么能笑话他呢!”
       老师一席话把我说哭了。
      不可思议的是,无端得到的表扬正说中了我心中的委屈。所以,我哭了。
      看到我哭,老师给我盛了满满一盘菜,我不爱喝的脱脂牛奶也给我灌了两杯。我嘴里都是脱脂牛奶的泡沫,连续两杯喝下去让我直犯恶心。
      真是丢人啊,不管是当众哭泣,还是用女性颜色的杯子。 北野武

     

    日本电影导演、电影演员、相声演员、电视节目主持人。1947年出生于日本东京。1975年,作为相声演员初登电视荧幕,后主持电视节目,并参演电影。1997年以电影《花火》获威尼斯影展金狮奖。2003年以《座头市》获威尼斯影展导演奖。2015年获法国香槟骑士团颁发“名誉侍从”勋章,是全球第三人获此勋章,也是首位日本人得此荣誉。 目录

     

    帮忙粉刷53 

    老哥和我的学习56 

    体检和女性颜色59 

    第一次看大海和神明62 

    抽奖兑换的降落伞火箭65 

    偷奸耍滑的冲绳空手道68 

    燃烧的电气机车71 

    欢乐的公共浴池74 

    拉洋片和三角糖77 

    工匠老爹80 

    暑假回忆83 

    玩陀螺的朋友们86 

    第一次玩弓箭滑雪板89

    塑料月票夹92 

    梦想中的棒球手套95 

    去信浓屋接老爹98 

    鬼蜻蜓与下河游泳101 

    比我还穷的朋友104 

    台风和蝲蛄107 

    遗憾的运动会110 

    和老爹玩投接球113 

    纸袋中的圣诞礼包116 

    压岁钱和报纸风筝119 

    钓白鲫122 

    老爹的遗物124 

    后记:永远保持孩子的感性127
  • 内容简介:
    老哥和我的学习
      老妈真厉害!我是说在督促哥哥他们学习这方面,没人比老妈的手段更厉害了。
      我家只有一间屋子,天花板上吊着一只孤零零的灯泡。老哥总是在昏暗的灯光下用功读书,蜷缩的身子活像一只古怪的橘子箱。
      老哥勤奋读书的样子让老妈高兴得不得了。然而,醉醺醺的老爹一回来,情况就不妙了。
      “混蛋!开着灯我怎么睡得着!再看那些没用的我抽死你!”
       老爹朝老哥大吼!他看到老哥读书总是气不打一处来。
      然而,老妈自有对策。从前,自行车前面不是装着一个正方形的车灯嘛。这东西就像一个装两节干电池的大号手电。老妈把这个拆下来,再做两三个盐味饭团,带着老哥来到街边一个偏僻人少的地方。
      一开始,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跟踪了一次之后我才明白。老哥蹲在路灯下读书,老妈在他身后,拿手电为他照亮书页,老哥还时不时咬几口饭团。这情景惊得我目瞪口呆。老妈居然一直用手电给老哥照明。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老妈和老哥都很了不起。
      那时,不知为什么,我心中也萌生了必须发奋读书的念头。第二天,我就带回一本莫名其妙的漫画,学着老哥的样子如饥似渴地读起来。
      “混蛋!”结果招来老妈一通臭骂。
      话说,小学六年级时,我第一次不是因为远足而搭乘电车。那天,老妈说要出门,让我跟着一起去。我不知此行的目的地,上了电车,发现车是朝神田方向开的。光是坐车就让我兴奋不已。后来,车到站了,我们要去的地方居然是一家出版社。那时,受验研究社的“自由自在”系列非常流行,就是那套有个马型图标的参考书。老妈带着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一次买全。
      一共五个科目,老妈全部买下来。本来我还以为老妈带我出来玩,没想到并不是。不过,买书我也很高兴,因为那些书是给我买的。但是,回家一看,这堆书全是习题集嘛。
      “好了,给我好好学习吧!”老妈宣布。
      我悲催的学习生活从此拉开帷幕。起初还有几分新鲜劲儿,我乖乖地读书。老妈就在一旁笑眯眯地守望。到了第三天,我就烦了,把书扔在一边。老妈怒火冲天,对我连打带踹,好不凄惨。
      老妈的拳头雨点般落在我身上,还把我踹进壁橱里爆打。那一刻,老妈仿佛厉鬼附身的母夜叉,吓死人了。
      老妈就是这样的母亲,的确很了不起。而老爹就是酒鬼老爹。我们家是一个奇异扭曲的世界。对了,还有奶奶,她和弟子唱义太夫调,成天哼哼唧唧,就在这个六尺的小房间里。我,真是受够了!
      体检和女性颜色
      体检时,有很多不能脱裤子的人。因为很多人穿着我姐姐那种皱巴巴的灯笼内裤,或者老妈那种用秋裤改造的内裤。当时基本没有三角内裤,所以大家穿的都是类似部队士兵穿的那种白色肥大的款式。
      体检的时候,大家都只穿一条内裤,拿一张纸并排站立。然而,其中一定有一个人连上衣都不脱。那个人就是我老哥。他长裤的腰部一直提到胸口,下面只能扎根破草绳当腰带。一脱上衣就露出破裤子,所以,他没法脱啊。
      于是,就有人好奇,“你怎么不脱?”
       老哥固执地低着头,粗声反驳:“我愿意!”其实,他是没法脱呀。实在是没法脱,太丢人了。没办法,他也只好坚持不脱。惨吧?里面更惨,有时甚至根本没有内裤可穿,有时只能穿姐姐的凑合一下,简直不可想象。
      然而,残忍的老师严厉指责老哥:“你怎么不脱校服?”“你小子干什么呢!”老哥无奈,只得听话照做。脱掉外裤,立刻光屁股相见,现场气氛顿时十分尴尬。
      另一个丢脸的时刻是学校发放午餐时。每个人的午餐袋里都装有一个喝牛奶用的奇怪铝杯,就是黄不拉叽,用耐酸铝制成的杯子。另外,还有一个类似盘子的容器。
      我上小学时,老哥已经上大学了,他从实验室里拿了一个酚醛树脂制成的大红色杯子给我用。当时还没有塑料,只有酚醛树脂。那个红杯子极其引人注目,太丢脸了。那时,男生用女孩子用的东西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
      所以,分发午餐时,我总是不好意思把杯子拿出来摆到桌上。
      老师也和我们一起吃饭,看到我没有杯子,必定会问:“北野君,你的杯子呢?没带来吗?”老师一问,周围同学就哄堂大笑,七嘴八舌地起哄:“你不是带了嘛!拿出来呀!”
       大家都知道我有个红杯子。我暗恋的女生也知道,她也嘲笑我。没办法,我只好拿出杯子,果然又招来大伙儿的冷嘲热讽:“北野你怎么像个姑娘似的!”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老师出来打圆场:“你们别胡说!”接着,还表扬我几句:“北野君是听话的孩子,父母让带什么就带什么。你们怎么能笑话他呢!”
       老师一席话把我说哭了。
      不可思议的是,无端得到的表扬正说中了我心中的委屈。所以,我哭了。
      看到我哭,老师给我盛了满满一盘菜,我不爱喝的脱脂牛奶也给我灌了两杯。我嘴里都是脱脂牛奶的泡沫,连续两杯喝下去让我直犯恶心。
      真是丢人啊,不管是当众哭泣,还是用女性颜色的杯子。
  • 作者简介:
    北野武

     

    日本电影导演、电影演员、相声演员、电视节目主持人。1947年出生于日本东京。1975年,作为相声演员初登电视荧幕,后主持电视节目,并参演电影。1997年以电影《花火》获威尼斯影展金狮奖。2003年以《座头市》获威尼斯影展导演奖。2015年获法国香槟骑士团颁发“名誉侍从”勋章,是全球第三人获此勋章,也是首位日本人得此荣誉。
  • 目录:
    目录

     

    帮忙粉刷53 

    老哥和我的学习56 

    体检和女性颜色59 

    第一次看大海和神明62 

    抽奖兑换的降落伞火箭65 

    偷奸耍滑的冲绳空手道68 

    燃烧的电气机车71 

    欢乐的公共浴池74 

    拉洋片和三角糖77 

    工匠老爹80 

    暑假回忆83 

    玩陀螺的朋友们86 

    第一次玩弓箭滑雪板89

    塑料月票夹92 

    梦想中的棒球手套95 

    去信浓屋接老爹98 

    鬼蜻蜓与下河游泳101 

    比我还穷的朋友104 

    台风和蝲蛄107 

    遗憾的运动会110 

    和老爹玩投接球113 

    纸袋中的圣诞礼包116 

    压岁钱和报纸风筝119 

    钓白鲫122 

    老爹的遗物124 

    后记:永远保持孩子的感性127
查看详情
好书推荐 / 更多
小北野武
权力、资本与商帮:中国商人600年兴衰史
王俞现
小北野武
死亡区域:野生动物出没的地方(自然文库)
Philip Lymbery
小北野武
鳗鱼的旅行(荣获奥古斯特文学大奖,《纽约时报》《福布斯》《洛杉矶时报》等一致推荐!)
[瑞典]帕特里克·斯文松(Patrik Svensso) 著;博集天卷 出品
小北野武
索恩丛书·巨兽:工厂与现代世界的形成
乔舒亚·B.弗里曼((Joshua,B.,Freeman) 著;李珂 译
小北野武
再造与自塑:上海青年工人研究(1949-1965)
刘亚娟 著
小北野武
护士的故事:善良的语言
[英]克里斯蒂·沃森
小北野武
中国的新型正义体系:实践与理论(实践社会科学与中国研究·卷二)
黄宗智 著
小北野武
制度逻辑:制度如何塑造人和组织
[加拿大]龙思博 著;张容榕 译;[法]帕特丽夏·H.桑顿;[加拿大]威廉·奥卡西奥;汪少卿;杜运州;翟慎霄
小北野武
创造力的本质
[美]凯娜·莱斯基(Kyna Leski) 著;王可越 译
小北野武
信仰与理性
[英]斯温伯恩 著;曹剑波 译
小北野武
城市的语言
[英]迪耶·萨迪奇 著;张孝铎 译
小北野武
蜘蛛女之吻
[阿根廷]曼努埃尔·普伊格. 著;屠孟超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