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河上的惨案:阿加莎·克里斯蒂侦探作品集11

尼罗河上的惨案
8.6
分享
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 [英]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2013-09
版次: 1
ISBN: 9787513313421
定价: 29.00
装帧: 平装
开本: 32开
纸张: 胶版纸
页数: 312页
字数: 144千字
正文语种: 简体中文
原版书名: Death on the Nile
丛书: 午夜文库
分类: 小说
  •  琳内特·里奇卫拥有一切——年轻、美貌、过人的头脑,而且还继承了巨额财产。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闪电般地与自己的地产经纪人,也就是好友奎杰琳的男友多伊尔结了婚。婚后幸福的二人决定去埃及度蜜月。决意复仇的杰奎琳、偷偷在琳内特财产上做了手脚的律师,以及其他许多似乎是外人的游客,与他们登上了同一条船。
     在尼罗河上,惨案发生了,一颗子弹贯穿了熟睡中的琳内特的头颅……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加莎·克里斯蒂成了一名志愿者。战争结束后,她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几经周折,作品于一九二○正式出 版,由此开启了克里斯蒂辉煌的创作生涯。一九二六年,《罗杰疑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这部作品一举奠定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在侦探文学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之后,她又陆续出版了《东方快车谋杀案》、《ABC 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阳光下的罪恶》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时至今日,这些作品依然是世界侦探文学宝库里最宝贵的财富。根据她的小 说改编而成的舞台剧《捕鼠器》,已经成为世界上公演场次最多的剧目;而在影视改编方面,《东方快车谋杀案》为英格丽·褒曼斩获奥斯卡大奖,《尼罗河上的惨 案》更是成为了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创作生涯持续了五十余年,总共创作了八十部侦探小说。她的作品畅销全世界一 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二十亿册。她创造的小胡子侦探波洛和老处女侦探马普尔小姐为读者津津乐道。阿加莎·克里斯蒂是柯南·道尔之后最伟大的 侦探小说作家,是侦探文学黄金时代的开创者和集大成者。一九七一年,英国女王授予克里斯蒂爵士称号,以表彰其不朽的贡献。 作者简介
    阿加莎·克里斯蒂 Agatha Christie(1890-1976) 无可争议的侦探小说女王,侦探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〇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
    阿加莎·克里斯蒂 侦探作品年表
    阿加莎·克里斯蒂 侦探作品年表 波洛系列 1920 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1923 Murder on the Links《高尔夫球场命案》 1924 Poirot Investigates《首相绑架案》 1926 The Murder……
    出版前言
    纵观世界侦探文学一百七十余年的历史,如果说有谁已经超脱了这一类型文学的类型化束缚,恐怕我们只能想起两个名字——一个是虚构的人物歇洛克·福尔摩斯,而另一个便是真实的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 阿加莎·克里斯蒂以她个人独特的魅力创造着侦探文学史上无数的传奇:她的创作生涯长达五十余年,一生撰写了八十余部侦探小……
    致中国读者
    (午夜文库版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集序)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一直在筹备两个非常重要的关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纪念日。二〇一五年是她的一百二十五岁生日——她于一八九〇年出生于英国的托基市;二〇二〇年则是她的处女作《斯泰尔斯庄园奇案》问世一百周年的日子,她笔下最著名的侦探赫尔克里·波洛就是在这本书中首次登……
    第一章 英国
    1 “琳内特·里奇卫!” “就是她!”三皇冠旅馆的老板伯纳比说。 他用胳膊肘轻轻碰了同伴一下。两个人圆睁着双眼,嘴巴微张,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一辆鲜红的劳斯莱斯汽车停在了地方邮局门口。一个女孩从车里跳出来,没戴帽子,穿着一件看上去(只是看上去)简单轻便的连衣裙,一头金发,流露出坦率而我行我素的神……
    第二章 埃及
    1 “那就是赫尔克里·波洛,那个侦探。”阿勒顿夫人说。 她和儿子正坐在阿斯旺瀑布旅馆外面鲜红色的柳条椅子上,注视着离去的两个身影——穿白色丝绸套装的矮个子男人和苗条的高个子女孩。蒂姆·阿勒顿异常警觉地坐直了身子。 “那个滑稽的小个子?”他满腹狐疑地问道。 “就是那个滑稽的小个子!” “他来这儿干什么……
    第三章
    “波洛先生。” 波洛连忙站起来。别人都离开了阳台,就剩他还坐在那里,失神地盯着光滑闪亮的黑岩石,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这才回过神来。那是一个很有教养的、自信而迷人的声音,虽然有那么一点傲慢。 赫尔克里·波洛迅速站起来,看着琳内特·多伊尔那居高临下的眼神。她披着一块华贵的紫色丝绒披肩,里面是雪白的绸缎……
    第四章
    赫尔克里·波洛相当肯定杰奎琳·德·贝尔福特还没有回去休息,肯定就在旅馆的某个地方。他找到了她,看到她正坐在岩石上眺望尼罗河。她两手托腮坐在那儿,听到波洛走近的脚步声却没有回头。 “是贝尔福特小姐吗?”波洛问道,“可否跟你聊一会儿?” “当然,”她说,“你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吧?让我猜一猜,你是给多伊……
    第五章
    第二天早上,赫尔克里·波洛离开旅馆去镇上,西蒙·多伊尔走了过来。 “早上好,波洛先生。” “早上好,多伊尔先生。” “你要到镇子里去吗?我可否跟你一起?” “当然,我很乐意。” 两个人并肩走着,出了大门,转进公园凉爽的树荫下。西蒙把嘴里的烟斗拿了出来。“波洛先生,我太太昨天晚上跟你说过话?” “是这……
    第六章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左右,西蒙·多伊尔和琳内特·多伊尔出发去菲莱岛旅行。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坐在旅馆的阳台上,注视着漂亮帆船上的两个人。不过她没注意到的是,从旅馆前门开出了一辆汽车——里面有行李,还有一个神色严肃的女仆。汽车右转,驶向谢拉尔。 赫尔克里·波洛打算到旅馆对面的大象岛上去,打发一下吃午饭之前……
    第七章
    阿勒顿夫人穿着一件简便的黑色蕾丝晚礼服,显得稳重高雅。她走下两层甲板,来到餐厅。在门口,她的儿子追上了她。 “抱歉,亲爱的妈妈,我以为我来晚了。” “不知道我们坐在哪儿。”餐厅里摆放着许多小桌子,阿勒顿夫人停住脚步,等着正在安排客人就座的侍者过来招呼他们。 “顺便说一下,”她补充道,“我邀请了赫尔克……
    第八章
    第二天,轮船抵达泽布瓦。 科妮丽亚·罗布森一脸笑容,戴着大草帽,第一个急急忙忙冲上岸。科妮丽亚不是那种爱冷落旁人的女孩,她和蔼可亲,对朋友都很好。赫尔克里·波洛身穿白色西服,里面是粉色衬衫,系着黑色领结,戴一顶白色太阳帽。科妮丽亚看见他之后,完全没有像老贵族小姐范·斯凯勒那样躲开。两人一起走上竖着狮……
    第九章
    星期一早上,各种高兴和赞叹的声音响彻卡纳克号的甲板。轮船停靠在岸边,几百码之外是一座从岩石的表面雕刻出来的巨大神庙,清晨的阳光正照射在它上面。悬崖上凿出来的四个巨型石像永恒地俯视着尼罗河,迎接冉冉升起的太阳。 科妮丽亚语无伦次地说着:“哦,波洛先生,是不是很美丽?我是说,它们这么巨大,这么安静——看……
    第十章
    “夫人,可否给我解释一下‘fey’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阿勒顿夫人看上去有些惊讶。她跟波洛正艰难而缓慢地朝可以俯瞰第二大瀑布的岩石走去。其他人大部分都骑着骆驼,但是波洛觉得坐在骆驼上跟在船上一样晃动不安,阿勒顿夫人则认为此事有关尊严。 他们前一天晚上抵达瓦迪·哈勒法。今天早上,两艘汽艇把所有的游客都……
    第十一章
    科妮丽亚·罗布森站在阿布辛拜尔神庙里面。这是第二天的晚上——一个仍旧很闷热的夜晚。卡纳克号又停在了阿布辛拜尔,为的是让游客在人工照明的灯光下再次参观神庙。这一次给人的感觉大不相同,因此,科妮丽亚惊奇地对旁边的弗格森先生评论着。 “啊,你看,现在好多了!”她大声地说,“所有被国王砍了脑袋的那些敌人——……
    第十二章
    赫尔克里·波洛从刚刮干净的脸上抹去泡沫,这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使劲敲了几下之后,瑞斯上校径自闯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他说:“你的直觉很准,有事发生了。” 波洛直起腰,警觉地问:“怎么了?” “琳内特·多伊尔死了——昨天晚上,一颗子弹打穿了她的脑袋。” 波洛沉默了片刻,两件往事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第十三章
    瑞斯说:“有人偷走了手枪。不是杰奎琳·德·贝尔福特,但此人充分了解情况,知道自己的罪行一定会被算在杰奎琳头上。可他不知道护士给她打了一针吗啡,并且陪了她一整晚。还有一件事:之前有人从峭壁上推下一块大石头想杀死琳内特,这人也不是杰奎琳·德·贝尔福特,是谁呢?” 波洛说:“如果说这个人不可能是谁,会更简……
    第十四章
    赫尔克里·波洛的观察一点也没错,琳内特·多伊尔床边的桌子上没有珍珠项链。 路易丝·布尔热按吩咐在琳内特的私人物品里找了一圈,照她所说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只有珍珠项链不见了。他们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侍者正等在那儿,告诉他们说已经在吸烟室准备好早饭了。 一行人沿着甲板走过去,瑞斯停住脚步,朝栏杆外面查看……
    第十五章
    瑞斯弯着腰,对着一张顶层甲板的平面图沉思着。 “范索普、阿勒顿和阿勒顿夫人,然后是个空房间——西蒙·多伊尔的……那么多伊尔夫人房间的另一边是谁?那个美国老太太。如果有人听到了什么,那她也应该能听见。如果她已经起床了,我们应该请她过来一下。” 范·斯凯勒小姐走了进来,比往常显得更为苍老和憔悴,一双黑色……
    第十六章
    瑞斯上校好奇地看了他的同伴一眼。他尊重——他有理由尊重——赫尔克里·波洛的头脑,可是目前他却跟不上波洛的思路。不过他没有提出疑问。他很少问问题,而是直截了当地继续手上的工作。 “下面该怎么办?询问那个奥特本家的女孩吗?” “是的,可能会有所进展。” 罗莎莉·奥特本不太礼貌地走了进来,看起来既不紧张也……
    第十七章
    安德鲁·彭宁顿一脸公式化的悲伤和震惊。和平时一样,他穿着讲究,只是领带换成了黑色的。他那刚刚修过的脸显得很困惑。 “先生们,”他悲痛地说,“对于这件事我很难受。小琳内特——我现在仍然记得她还是个小姑娘时聪明可爱的样子。梅尔休伊什·里奇卫曾经以她为荣。唉,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告诉我可以做什么,这就是我的……
    第十八章
    有人敲门。 “进来。”瑞斯大声说。 一个侍者走了进来。“抱歉,先生,”他对波洛说道,“多伊尔先生想见你。” “我马上就去。” 波洛站起来,走出房间,走上甲板梯口的扶梯,来到顶层甲板上,顺着甲板走进贝斯纳医生的房间。 西蒙靠着枕头坐在那儿,两颊绯红,正发着烧,看上去很狼狈。 “非常感谢你过来,波洛先生……
    第十九章
    大家都闷不作声地三三两两缓步走进餐厅,好像达成了共识:着急坐下来吃饭是一种冷血和无情的表现。游客们都满脸歉意地一个跟着一个走进来,在餐桌面前坐下。 蒂姆·阿勒顿比他母亲晚几分钟才进餐厅入座,看上去情绪糟糕透了。 “真希望我们没参加这次倒霉的旅行。”他怒吼着。 他母亲忧伤地摇摇头。“哦,亲爱的,我也是……
    第二十章
    如果鲍尔斯小姐是那种乐于制造轰动效应的人,那她的这个举动定能让她得偿所愿。 瑞斯上校一脸震惊,从桌上拿起了珍珠。 “这太离奇了,”他说,“你能解释一下吗,鲍尔斯小姐?” “当然,这就是我来这儿的原因。”鲍尔斯小姐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决定怎么做才是上上策自然是有些困难的,那个家庭非常介意各种丑闻,……
    第二十一章
    瑞斯上校起劲地咒骂着:“这该死的案子越来越乱了。”他拿起珍珠,“你没有弄错吗?我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啊?” “这些珍珠都是高级仿品——没错。” “那这会把我们引到什么方向上去呢?我认为琳内特·多伊尔不会故意去做一串珍珠仿品,然后为了安全的缘故戴着上船吧?很多女人都会这么干。” “我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
    第二十二章
    路易丝·布尔热平躺在自己舱房的地板上。两个人俯下身看着。 瑞斯先直起了腰。 “我认为她死了大约一小时。我们请贝斯纳来鉴定一下。一刀刺中心脏,我猜她当场就死了。她的表情很痛苦,对吧?” “是的。”波洛哆嗦着点点头。 那张深色、狡诈的脸因为吃惊和愤怒而变得扭曲了,嘴巴大张,露出了牙齿。 波洛慢慢地弯下腰……
    第二十三章
    鲍尔斯小姐从贝斯纳医生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捋平挽在手腕上方的袖子。 杰奎琳立刻撇下科妮丽亚,跑向护士。 “他怎么样了?”她问。 波洛及时走了过来,听见了回答。鲍尔斯小姐看上去非常担心。 “还不算太糟。”她说。 杰奎琳大喊:“你是说情况恶化了吗?” “哦,我得说,等我们到了岸上,用X光好好地照一下,再用……
    第二十四章
    彭宁顿先生惊呆了。 “啊,先生们,”他说,“这件事非常严重——确实非常严重。” “对你而言的确非常严重,彭宁顿先生。” “我?”彭宁顿吃惊挑着眉毛,“可是,亲爱的先生们,枪响的时候我正静静地坐在这里写信。” “也许。有人能给你作证?” 彭宁顿摇摇头。“哦,没有——我不能这么说。可是,我跑到上面的甲板……
    第二十五章
    瑞斯发现他还在那儿坐着。 “嘿,波洛,怎么办?再过五分钟彭宁顿就来了,你来处理这件事吧。” 波洛迅速站起身。“先让范索普这个年轻人过来。” “范索普?”瑞斯一脸惊讶。 “是的,带他去我的房间。” 瑞斯点点头,走了。波洛则走回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久,瑞斯和范索普就到了。 波洛指着椅子示意他们坐下来,并拿……
    第二十六章
    彭宁顿关上门走了。瑞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们的收获比预想的要多。承认了欺诈,承认了蓄意谋杀,不可能再深入一步了。一个人愿意或多或少地承认企图谋杀,可你无法让他招供实质性的问题。” “有时候可以做到。”波洛说,他的眼睛很梦幻——像猫一样。瑞斯好奇地看着他。 “有计划吗?” 波洛点点头,然后扳着手指头……
    第二十七章
    等蒂姆和罗莎莉带上门走出去之后,波洛略带歉意地看着瑞斯上校,上校则一脸不快。 “你赞成我这个小小的安排吧?”波洛语气恳切,“这不正规——我知道不正规,是的——可我对于人类的幸福是非常关心的。” “却不关心我的。”瑞斯说。 “那个姑娘,我很爱惜她。她爱那个年轻人。他们很般配。她有他所不具备的坚强,他母……
    第二十八章
    “你和我,我的朋友,”波洛的身体微微向瑞斯倾斜着,“我们是带着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开始调查的。这个想法就是:作案是出于一时冲动,而非预谋。有人想杀死琳内特·多伊尔,当他看到所有不利因素都指向杰奎琳·德·贝尔福特的时候,就借机行凶了。因此,接下来,凶手听到了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和西蒙·多伊尔的吵闹,在所……
    第二十九章
    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赫尔克里·波洛敲了敲某个舱房的门。 一个声音说“进来”,于是他走了进去。 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坐在一张椅子里,靠墙的另一张椅子里坐着一个高大的女侍者。 杰奎琳若有所思打量着波洛,她指了指女侍者。“她能走了吗?” 波洛对女侍者点点头,后者便走了出去。波洛拽过椅子,靠近杰奎琳坐了下来……
    第三十章
    天色微明,游轮驶入了谢拉尔,悬崖峭壁直逼水面。 波洛低声说了句法语:“真是个蛮夷之地!” 站在他身旁的瑞斯说:“好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我已经安排好把理查蒂先弄上岸。能抓到他真是开心!他是一个老滑头,跟你说吧,好多次都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走了。”瑞斯接着说,“我们得用担架抬多伊尔,他这样失魂落魄,真是意……
  • 内容简介:
     琳内特·里奇卫拥有一切——年轻、美貌、过人的头脑,而且还继承了巨额财产。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闪电般地与自己的地产经纪人,也就是好友奎杰琳的男友多伊尔结了婚。婚后幸福的二人决定去埃及度蜜月。决意复仇的杰奎琳、偷偷在琳内特财产上做了手脚的律师,以及其他许多似乎是外人的游客,与他们登上了同一条船。
     在尼罗河上,惨案发生了,一颗子弹贯穿了熟睡中的琳内特的头颅……
  • 作者简介: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斯的故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加莎·克里斯蒂成了一名志愿者。战争结束后,她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部侦探小说《斯泰尔斯庄园奇案》。几经周折,作品于一九二○正式出 版,由此开启了克里斯蒂辉煌的创作生涯。一九二六年,《罗杰疑案》由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出版。这部作品一举奠定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在侦探文学领域不可撼动的地位。之后,她又陆续出版了《东方快车谋杀案》、《ABC 谋杀案》、《尼罗河上的惨案》、《无人生还》、《阳光下的罪恶》等脍炙人口的作品。时至今日,这些作品依然是世界侦探文学宝库里最宝贵的财富。根据她的小 说改编而成的舞台剧《捕鼠器》,已经成为世界上公演场次最多的剧目;而在影视改编方面,《东方快车谋杀案》为英格丽·褒曼斩获奥斯卡大奖,《尼罗河上的惨 案》更是成为了几代人心目中的经典。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创作生涯持续了五十余年,总共创作了八十部侦探小说。她的作品畅销全世界一 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销量已经突破二十亿册。她创造的小胡子侦探波洛和老处女侦探马普尔小姐为读者津津乐道。阿加莎·克里斯蒂是柯南·道尔之后最伟大的 侦探小说作家,是侦探文学黄金时代的开创者和集大成者。一九七一年,英国女王授予克里斯蒂爵士称号,以表彰其不朽的贡献。
  • 目录:
    作者简介
    阿加莎·克里斯蒂 Agatha Christie(1890-1976) 无可争议的侦探小说女王,侦探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 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一八九〇年九月十五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她几乎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但酷爱阅读,尤其痴迷于歇洛克·福尔摩……
    阿加莎·克里斯蒂 侦探作品年表
    阿加莎·克里斯蒂 侦探作品年表 波洛系列 1920 The Mysterious Affair at Styles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1923 Murder on the Links《高尔夫球场命案》 1924 Poirot Investigates《首相绑架案》 1926 The Murder……
    出版前言
    纵观世界侦探文学一百七十余年的历史,如果说有谁已经超脱了这一类型文学的类型化束缚,恐怕我们只能想起两个名字——一个是虚构的人物歇洛克·福尔摩斯,而另一个便是真实的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 阿加莎·克里斯蒂以她个人独特的魅力创造着侦探文学史上无数的传奇:她的创作生涯长达五十余年,一生撰写了八十余部侦探小……
    致中国读者
    (午夜文库版阿加莎·克里斯蒂作品集序)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一直在筹备两个非常重要的关于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纪念日。二〇一五年是她的一百二十五岁生日——她于一八九〇年出生于英国的托基市;二〇二〇年则是她的处女作《斯泰尔斯庄园奇案》问世一百周年的日子,她笔下最著名的侦探赫尔克里·波洛就是在这本书中首次登……
    第一章 英国
    1 “琳内特·里奇卫!” “就是她!”三皇冠旅馆的老板伯纳比说。 他用胳膊肘轻轻碰了同伴一下。两个人圆睁着双眼,嘴巴微张,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一辆鲜红的劳斯莱斯汽车停在了地方邮局门口。一个女孩从车里跳出来,没戴帽子,穿着一件看上去(只是看上去)简单轻便的连衣裙,一头金发,流露出坦率而我行我素的神……
    第二章 埃及
    1 “那就是赫尔克里·波洛,那个侦探。”阿勒顿夫人说。 她和儿子正坐在阿斯旺瀑布旅馆外面鲜红色的柳条椅子上,注视着离去的两个身影——穿白色丝绸套装的矮个子男人和苗条的高个子女孩。蒂姆·阿勒顿异常警觉地坐直了身子。 “那个滑稽的小个子?”他满腹狐疑地问道。 “就是那个滑稽的小个子!” “他来这儿干什么……
    第三章
    “波洛先生。” 波洛连忙站起来。别人都离开了阳台,就剩他还坐在那里,失神地盯着光滑闪亮的黑岩石,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这才回过神来。那是一个很有教养的、自信而迷人的声音,虽然有那么一点傲慢。 赫尔克里·波洛迅速站起来,看着琳内特·多伊尔那居高临下的眼神。她披着一块华贵的紫色丝绒披肩,里面是雪白的绸缎……
    第四章
    赫尔克里·波洛相当肯定杰奎琳·德·贝尔福特还没有回去休息,肯定就在旅馆的某个地方。他找到了她,看到她正坐在岩石上眺望尼罗河。她两手托腮坐在那儿,听到波洛走近的脚步声却没有回头。 “是贝尔福特小姐吗?”波洛问道,“可否跟你聊一会儿?” “当然,”她说,“你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吧?让我猜一猜,你是给多伊……
    第五章
    第二天早上,赫尔克里·波洛离开旅馆去镇上,西蒙·多伊尔走了过来。 “早上好,波洛先生。” “早上好,多伊尔先生。” “你要到镇子里去吗?我可否跟你一起?” “当然,我很乐意。” 两个人并肩走着,出了大门,转进公园凉爽的树荫下。西蒙把嘴里的烟斗拿了出来。“波洛先生,我太太昨天晚上跟你说过话?” “是这……
    第六章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左右,西蒙·多伊尔和琳内特·多伊尔出发去菲莱岛旅行。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坐在旅馆的阳台上,注视着漂亮帆船上的两个人。不过她没注意到的是,从旅馆前门开出了一辆汽车——里面有行李,还有一个神色严肃的女仆。汽车右转,驶向谢拉尔。 赫尔克里·波洛打算到旅馆对面的大象岛上去,打发一下吃午饭之前……
    第七章
    阿勒顿夫人穿着一件简便的黑色蕾丝晚礼服,显得稳重高雅。她走下两层甲板,来到餐厅。在门口,她的儿子追上了她。 “抱歉,亲爱的妈妈,我以为我来晚了。” “不知道我们坐在哪儿。”餐厅里摆放着许多小桌子,阿勒顿夫人停住脚步,等着正在安排客人就座的侍者过来招呼他们。 “顺便说一下,”她补充道,“我邀请了赫尔克……
    第八章
    第二天,轮船抵达泽布瓦。 科妮丽亚·罗布森一脸笑容,戴着大草帽,第一个急急忙忙冲上岸。科妮丽亚不是那种爱冷落旁人的女孩,她和蔼可亲,对朋友都很好。赫尔克里·波洛身穿白色西服,里面是粉色衬衫,系着黑色领结,戴一顶白色太阳帽。科妮丽亚看见他之后,完全没有像老贵族小姐范·斯凯勒那样躲开。两人一起走上竖着狮……
    第九章
    星期一早上,各种高兴和赞叹的声音响彻卡纳克号的甲板。轮船停靠在岸边,几百码之外是一座从岩石的表面雕刻出来的巨大神庙,清晨的阳光正照射在它上面。悬崖上凿出来的四个巨型石像永恒地俯视着尼罗河,迎接冉冉升起的太阳。 科妮丽亚语无伦次地说着:“哦,波洛先生,是不是很美丽?我是说,它们这么巨大,这么安静——看……
    第十章
    “夫人,可否给我解释一下‘fey’这个字是什么意思?” 阿勒顿夫人看上去有些惊讶。她跟波洛正艰难而缓慢地朝可以俯瞰第二大瀑布的岩石走去。其他人大部分都骑着骆驼,但是波洛觉得坐在骆驼上跟在船上一样晃动不安,阿勒顿夫人则认为此事有关尊严。 他们前一天晚上抵达瓦迪·哈勒法。今天早上,两艘汽艇把所有的游客都……
    第十一章
    科妮丽亚·罗布森站在阿布辛拜尔神庙里面。这是第二天的晚上——一个仍旧很闷热的夜晚。卡纳克号又停在了阿布辛拜尔,为的是让游客在人工照明的灯光下再次参观神庙。这一次给人的感觉大不相同,因此,科妮丽亚惊奇地对旁边的弗格森先生评论着。 “啊,你看,现在好多了!”她大声地说,“所有被国王砍了脑袋的那些敌人——……
    第十二章
    赫尔克里·波洛从刚刮干净的脸上抹去泡沫,这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使劲敲了几下之后,瑞斯上校径自闯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他说:“你的直觉很准,有事发生了。” 波洛直起腰,警觉地问:“怎么了?” “琳内特·多伊尔死了——昨天晚上,一颗子弹打穿了她的脑袋。” 波洛沉默了片刻,两件往事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第十三章
    瑞斯说:“有人偷走了手枪。不是杰奎琳·德·贝尔福特,但此人充分了解情况,知道自己的罪行一定会被算在杰奎琳头上。可他不知道护士给她打了一针吗啡,并且陪了她一整晚。还有一件事:之前有人从峭壁上推下一块大石头想杀死琳内特,这人也不是杰奎琳·德·贝尔福特,是谁呢?” 波洛说:“如果说这个人不可能是谁,会更简……
    第十四章
    赫尔克里·波洛的观察一点也没错,琳内特·多伊尔床边的桌子上没有珍珠项链。 路易丝·布尔热按吩咐在琳内特的私人物品里找了一圈,照她所说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只有珍珠项链不见了。他们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侍者正等在那儿,告诉他们说已经在吸烟室准备好早饭了。 一行人沿着甲板走过去,瑞斯停住脚步,朝栏杆外面查看……
    第十五章
    瑞斯弯着腰,对着一张顶层甲板的平面图沉思着。 “范索普、阿勒顿和阿勒顿夫人,然后是个空房间——西蒙·多伊尔的……那么多伊尔夫人房间的另一边是谁?那个美国老太太。如果有人听到了什么,那她也应该能听见。如果她已经起床了,我们应该请她过来一下。” 范·斯凯勒小姐走了进来,比往常显得更为苍老和憔悴,一双黑色……
    第十六章
    瑞斯上校好奇地看了他的同伴一眼。他尊重——他有理由尊重——赫尔克里·波洛的头脑,可是目前他却跟不上波洛的思路。不过他没有提出疑问。他很少问问题,而是直截了当地继续手上的工作。 “下面该怎么办?询问那个奥特本家的女孩吗?” “是的,可能会有所进展。” 罗莎莉·奥特本不太礼貌地走了进来,看起来既不紧张也……
    第十七章
    安德鲁·彭宁顿一脸公式化的悲伤和震惊。和平时一样,他穿着讲究,只是领带换成了黑色的。他那刚刚修过的脸显得很困惑。 “先生们,”他悲痛地说,“对于这件事我很难受。小琳内特——我现在仍然记得她还是个小姑娘时聪明可爱的样子。梅尔休伊什·里奇卫曾经以她为荣。唉,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告诉我可以做什么,这就是我的……
    第十八章
    有人敲门。 “进来。”瑞斯大声说。 一个侍者走了进来。“抱歉,先生,”他对波洛说道,“多伊尔先生想见你。” “我马上就去。” 波洛站起来,走出房间,走上甲板梯口的扶梯,来到顶层甲板上,顺着甲板走进贝斯纳医生的房间。 西蒙靠着枕头坐在那儿,两颊绯红,正发着烧,看上去很狼狈。 “非常感谢你过来,波洛先生……
    第十九章
    大家都闷不作声地三三两两缓步走进餐厅,好像达成了共识:着急坐下来吃饭是一种冷血和无情的表现。游客们都满脸歉意地一个跟着一个走进来,在餐桌面前坐下。 蒂姆·阿勒顿比他母亲晚几分钟才进餐厅入座,看上去情绪糟糕透了。 “真希望我们没参加这次倒霉的旅行。”他怒吼着。 他母亲忧伤地摇摇头。“哦,亲爱的,我也是……
    第二十章
    如果鲍尔斯小姐是那种乐于制造轰动效应的人,那她的这个举动定能让她得偿所愿。 瑞斯上校一脸震惊,从桌上拿起了珍珠。 “这太离奇了,”他说,“你能解释一下吗,鲍尔斯小姐?” “当然,这就是我来这儿的原因。”鲍尔斯小姐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决定怎么做才是上上策自然是有些困难的,那个家庭非常介意各种丑闻,……
    第二十一章
    瑞斯上校起劲地咒骂着:“这该死的案子越来越乱了。”他拿起珍珠,“你没有弄错吗?我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啊?” “这些珍珠都是高级仿品——没错。” “那这会把我们引到什么方向上去呢?我认为琳内特·多伊尔不会故意去做一串珍珠仿品,然后为了安全的缘故戴着上船吧?很多女人都会这么干。” “我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
    第二十二章
    路易丝·布尔热平躺在自己舱房的地板上。两个人俯下身看着。 瑞斯先直起了腰。 “我认为她死了大约一小时。我们请贝斯纳来鉴定一下。一刀刺中心脏,我猜她当场就死了。她的表情很痛苦,对吧?” “是的。”波洛哆嗦着点点头。 那张深色、狡诈的脸因为吃惊和愤怒而变得扭曲了,嘴巴大张,露出了牙齿。 波洛慢慢地弯下腰……
    第二十三章
    鲍尔斯小姐从贝斯纳医生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捋平挽在手腕上方的袖子。 杰奎琳立刻撇下科妮丽亚,跑向护士。 “他怎么样了?”她问。 波洛及时走了过来,听见了回答。鲍尔斯小姐看上去非常担心。 “还不算太糟。”她说。 杰奎琳大喊:“你是说情况恶化了吗?” “哦,我得说,等我们到了岸上,用X光好好地照一下,再用……
    第二十四章
    彭宁顿先生惊呆了。 “啊,先生们,”他说,“这件事非常严重——确实非常严重。” “对你而言的确非常严重,彭宁顿先生。” “我?”彭宁顿吃惊挑着眉毛,“可是,亲爱的先生们,枪响的时候我正静静地坐在这里写信。” “也许。有人能给你作证?” 彭宁顿摇摇头。“哦,没有——我不能这么说。可是,我跑到上面的甲板……
    第二十五章
    瑞斯发现他还在那儿坐着。 “嘿,波洛,怎么办?再过五分钟彭宁顿就来了,你来处理这件事吧。” 波洛迅速站起身。“先让范索普这个年轻人过来。” “范索普?”瑞斯一脸惊讶。 “是的,带他去我的房间。” 瑞斯点点头,走了。波洛则走回自己的房间。没过多久,瑞斯和范索普就到了。 波洛指着椅子示意他们坐下来,并拿……
    第二十六章
    彭宁顿关上门走了。瑞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们的收获比预想的要多。承认了欺诈,承认了蓄意谋杀,不可能再深入一步了。一个人愿意或多或少地承认企图谋杀,可你无法让他招供实质性的问题。” “有时候可以做到。”波洛说,他的眼睛很梦幻——像猫一样。瑞斯好奇地看着他。 “有计划吗?” 波洛点点头,然后扳着手指头……
    第二十七章
    等蒂姆和罗莎莉带上门走出去之后,波洛略带歉意地看着瑞斯上校,上校则一脸不快。 “你赞成我这个小小的安排吧?”波洛语气恳切,“这不正规——我知道不正规,是的——可我对于人类的幸福是非常关心的。” “却不关心我的。”瑞斯说。 “那个姑娘,我很爱惜她。她爱那个年轻人。他们很般配。她有他所不具备的坚强,他母……
    第二十八章
    “你和我,我的朋友,”波洛的身体微微向瑞斯倾斜着,“我们是带着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开始调查的。这个想法就是:作案是出于一时冲动,而非预谋。有人想杀死琳内特·多伊尔,当他看到所有不利因素都指向杰奎琳·德·贝尔福特的时候,就借机行凶了。因此,接下来,凶手听到了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和西蒙·多伊尔的吵闹,在所……
    第二十九章
    那天晚上很晚的时候,赫尔克里·波洛敲了敲某个舱房的门。 一个声音说“进来”,于是他走了进去。 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坐在一张椅子里,靠墙的另一张椅子里坐着一个高大的女侍者。 杰奎琳若有所思打量着波洛,她指了指女侍者。“她能走了吗?” 波洛对女侍者点点头,后者便走了出去。波洛拽过椅子,靠近杰奎琳坐了下来……
    第三十章
    天色微明,游轮驶入了谢拉尔,悬崖峭壁直逼水面。 波洛低声说了句法语:“真是个蛮夷之地!” 站在他身旁的瑞斯说:“好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我已经安排好把理查蒂先弄上岸。能抓到他真是开心!他是一个老滑头,跟你说吧,好多次都从我们眼皮底下溜走了。”瑞斯接着说,“我们得用担架抬多伊尔,他这样失魂落魄,真是意……
查看详情
好书推荐 / 更多
尼罗河上的惨案
城市化转型与土地陷阱
华生 著
尼罗河上的惨案
汗青堂丛书001:五四运动史:现代中国的知识革命(精装)
[美]周策纵 著;陈少卿 译
尼罗河上的惨案
至善与时间——现代性价值辨证论
包利民 著
尼罗河上的惨案
敞开的门:彼得·布鲁克谈表演和戏剧
[英]彼得·布鲁克 著;于东田 译
尼罗河上的惨案
鹅笼记
杨典 著
尼罗河上的惨案
宇宙
卡尔·萨根 著
尼罗河上的惨案
我的一生:梅厄夫人自传
[以色列]果尔达·梅厄 著;舒云亮 译
尼罗河上的惨案
盐之屋
[美]哈拉.艾兰 著;马华 宋琦 译
尼罗河上的惨案
晚清士人的西学阅读史(一八三三~一八九八)
潘光哲 著
尼罗河上的惨案
旅行
[法]保罗·莫朗(Paul Morand) 著
尼罗河上的惨案
汗青堂丛书032·匈人王阿提拉:席卷欧洲的东方游牧领袖
[德]克劳斯·罗森 著;万秭兰 译
尼罗河上的惨案
情义与隙末:重看晚清人物
蔡登山